【老鱼日志】过后诸葛亮之牛年春晚筹办旅游景

admin 动物植物 2021-03-21 0

  春晚已经走过了38个年头,即将进入不惑之年。与许多逐渐变得油腻的大叔一样,这个原本令人充满期待的节目也变得越来越乏味。

  以刚刚过去的牛年春晚为例,表面看起来歌舞、小品、相声、杂技、曲艺精彩纷呈,可本质上不过是各类选调节目的大杂烩,再加了一些时代的香精和调味,吃当然可以吃,但注定成不了满汉全席。

  牛年春晚本很有成为经典的条件,因为2020年注定是中国、甚至人类历史上可以载入史册的一年。

  盘点过去的2020年,所有发生的,经历的、感受的,想到的大事都带有历史转折时期,时代剧烈变化,大历史时代的典型特征,能通过文艺作品呈现这些特征,是时代赋予的责任,更是机遇。

  可惜我们的文艺工作者们并没有在此基础上给出与时代呼应,拿出足够展现时代特征的作品,而牛年春晚作为其中的代表,更没有抓住这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给全国人民奉献一台色、香、味俱全的的经典佐餐,最后仍把自己做成了一席只为了应景的年夜饭。

  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什么呢?站在事后诸葛亮的角度上,我们不妨盘点一下,权当抛砖引玉吧。

  概括起来,原因不过以下几点。首先在战略层面,指导思想不统一。梦想面面俱到,照顾到所有层面,其结果是顾此失彼。

  指导思想不统一的原因是没有抓住主要矛盾及矛盾的主要方面。万事万物,都有不同的矛盾,同一矛盾又有矛盾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要办成或办好任何事情必须抓住事情的主要矛盾,抓住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

  只有抓住了主要矛盾及矛盾的主要方面,才会产生正确统一的指导思想。在正确统一的指导思想下推进工作,即使其中有曲折,也是前进中的问题,最终必定会走向成功,否则无论如何努力,都注定达不到最终的目标。这是唯物主义的辩证法决定的。

  对全国人民来说,春晚的主要矛盾是什么?是能否通过这台晚会对前一年的生活做一个总结,能否对来年有更好的展望的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是完成这个事情的过程是快乐、充实还是无奈、落寞。

  故而春晚作为一个载体,必须能帮助全国人民在快乐和充实中完成对往年的总结,对未来的展望。如果看完了四五个小时的节目,只是哈哈一笑,没有起到这个作用,则不能算是一台成功的春晚。

  其次在战术层面,部分主创人员浮躁,没有深入到充满烟火气的生活中去,结果造成部分节目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只有一个晚上的生命力。

  好的作品或者向上捅破天,或者向下扎到地,最怕的是根没有深下去,枝叶还在不断摇摆,到头来不过是墙头草、空中花,虽然也可绚丽一时,永远不可能成为参天大树。

  说了这么多,如何策划春晚就呼之欲出了,无非是统一指导思想和坚持作品的人民性两点。具体应如何做,笔者虽没有导演才能,但根据以上论述纸上谈兵,策划一下还是可以的,下面就以牛年春晚为例拟定具体实施方案。

  要做好一台春晚,其实就相当于打仗。打仗最最重要的当然是明确目标,目标明确了,就有了统一的指导思想。牛年春晚的目标应该是通过各类文艺作品与全国人民一起回顾2020年的所经所历,品尝过年味道,其指导思想和作品应该围绕以上目标展开。

  所经所历,就大事来说,2020年全国人民一起经历了抗疫、水灾、扶贫、纪念抗美援朝及拟定十四五规划等等。这都是值得特书大书的事,应该说牛年春晚对这些也有体现,但都是浅尝辄止,没有留下什么可以回味的经典。

  味道,包括酸甜苦辣,对!就是酸甜苦辣!有人说,春晚只能是甜,不能有酸、辣,更不能有苦!那除夕的年夜晚就简单了,每家摆一桌子糖果,再配些糖精,大家一起喝着蜂蜜干杯好了,这样的年夜饭能吃吗?!

  所以入选的作品不能只有成功后的欢笑,还应该有劫后重生的幸福、坚持但没有成功的韧性、面对暂时艰苦生活乐观的革命主义精神,我们的春晚明显缺少后者的诸多元素。

  打仗的目标确定了,就要组织对目标打歼灭战了。面对强敌,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我党的原则历来是充分依靠人民,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切忌不能打成击溃战,更不能打成遭遇战。

  鼠年的春晚刚刚遇到疫情,算是一个小遭遇战,其他春晚都经过充分准备,遭遇战的机会很小。击溃战虽然也是胜仗,表面上也好看,但达不到战争的目的。同理,牛年的春晚,虽然也可说是欢欢乐乐的一台戏,从各种收视率情况表面上也皆大欢喜,但只能是算是击溃战,也注定达不到春晚的目的。

  如何组织打歼灭战?笔者的策划是根据牛年春晚的目标将春晚主创人员分为五个集团军,分别负责抗疫、抗洪、扶贫、庆祝抗美援朝、十四五展望五个板块的组织工作,每个集团军独立开展工作,完成各自目标。

  完成目标的要求为何?首先每个板块要独立成篇,可以单独播出;其次作品形式不限,包含但不限于目前春晚所有的所有作品形式;最后通过对作品精心的选择、有效的组织,串连,最终达成独立的有头有尾,同时又与其他板块有逻辑链接的独立篇章。

  对每个板块来说,要达到以上目的,精心组织当然是重要的,但最重要的最本质的仍然是作品,这里的作品是包括所有形式(歌舞、小品、相声、戏剧、曲艺等等、等等)的作品。

  好的作品从哪里来?不会从天上掉下来,也不会从地里钻出来,更不可能在写字楼、酒店里面想出来。好的作品只能从现场来!对于战役来说,战果只能从战场上来,伟大的英雄只能在战场上诞生,而不会产生在别的什么地方。

  所以,各个板块军根据各自的目标,首先要做的就是组织所有主创人员到各自的战场,首先是分块:抗疫的到武汉、抗洪的到华南江西、扶贫的到云贵川、抗美援朝的到辽宁,到英雄的家里;其次是分条,展望十四五规划的下沉到各行各业去,完成此条块分割。

  去了干啥呢?跟老百姓和各行各业一起住、一起吃,了解老百姓和各行各业的经历、老百姓和各行各业的思想、老百姓和各行各业的酸甜苦辣、老百姓和各行各业对来年的期望。记录这些、提炼这些,实践上升到理论,理论再结合实践,最终提精去粗,变成自己的作品。这样的作品必定经得起时间的检验,必定会成为经典。

  这些经过提炼的作品根据拟定的目标经过各个板块的精心选择、有效组织,分别荟萃成不同的独立板块,形成春晚的一个部分。

  春晚的每一部分都做好了,是否需要最后再打碎,重新组合变成另一个独立的东西呢?不需要,按照时间,一个一个板块进行好了,因为每一个板块都有晚会所有的元素,有歌舞、有小品、有戏剧,有欢笑、有感动。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们也会随着节目的进行想起自己往年多经历的点点滴滴,一起欢笑、一起感动、一起品尝!

  就按照2020年的原先的时间来展开,因为时间本来就是如此,何必强行加入人为的斧凿?

  每个板块都是相对独立的,但板块与板块之间却不是毫无联系的,这就像春夏秋冬四季的变幻,谁能说清楚春和夏、夏和秋、秋和冬、冬和春的界限?如何把各个独立的板块进行逻辑的链接,这就是总导演的功力,不过这也有原本,2020年的春夏秋冬本来也是这么过来的。

  如是,板块军各自独立,又互相支持,为了统一的目标,从人民中来,到人民中去,努力奋斗,互相协同,如是则可以想见,这必将是真实反映时代、展现时代的晚会,必将与时代一起成为经典,必将达成最终的目标。

  有人说春晚承载的东西太多了,所以不好看。其实不然,真正能与时代共鸣的作品,人们不会在乎她是否好看。就像一桌年夜饭,没有人会在乎那一道菜淡了、那一道菜咸了,人们在乎的是否全家人有共同的话题,一起快快乐乐吃年夜饭,人们在乎的也是春晚这道菜是否凝聚了大多数人的感情、大多数人的展望,是否与大多数人共鸣,达到了这些,这必定是成功的一道菜,成功的一台晚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分享: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